隐士大都先仕而后隐的,如七律《孤山寺端上人

2020-04-24 14:28栏目:诗词歌赋
TAG:

今天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关于林逋的文章,欢迎阅读哦~

在中国古代,有许多隐士,但是,真正的隐士并不多,大部分“隐者”玩的都是欲擒故纵的把戏,比如我们所熟悉的“终南捷径”。

林逋,字君复,北宋初年著名隐逸诗人。家谱载,自五代始,世居福建长乐,传至11世,钘、钏、镮、釴兄弟4人迁居奉化、象山,林逋父釴定居大里黄贤村(今奉化市裘村镇黄贤村)。逋系林氏第12世孙,故宅在奉化大脉岙口。一说杭州钱塘人。少孤力学,好古,通经史百家。书载性孤高自好,喜恬淡,自甘贫困,勿趋荣利。及长,漫游江淮,40余岁后隐居杭州西湖,结庐孤山。常驾小舟遍游西湖诸寺庙,与高僧诗友相往还。以湖山为伴,相传20余年足不及城市,以布衣终身。每逢客至,叫门童子纵鹤放飞,林逋见鹤必棹舟归来。丞相王随、杭州郡守薛映均敬其为人,又爱其诗,时趋孤山与之唱和,并出俸银为之重建新宅。与范仲淹、梅尧臣有诗唱和。大中祥符五年,真宗闻其名,赐粟帛,并诏告府县存恤之。逋虽感激,但不以此骄人。人多劝其出仕,均被婉言谢绝。终生不仕不娶,无子,惟喜植梅养鹤,自谓 “以梅为妻,以鹤为子”, 人称“梅妻鹤子”。既老,自为墓于庐侧,作诗云:“湖上青山对结庐,坟前修竹亦萧疏。茂陵他日求遗稿,犹喜曾无封禅书。”作诗随就随弃,从不留存。有人问:“何不录以示后世?”答曰:“我方晦迹林壑,且不欲以诗名一时,况后世乎?”有心人窃记之,得300余首传世。天圣六年卒,年六十一,其侄林彰、林彬同至杭州,治丧尽礼。州为上闻,仕宗嗟悼,赐谥“和靖先生”,葬孤山故庐侧。今存词三首,诗三百余首。后人辑有《林和靖先生诗集》四卷,其中《将归四明夜话别任君》、《送丁秀才归四明》等为思乡之作。《宋史》卷四五七有传。故宫绘画馆藏有所书诗卷。 善绘事,惜画从不传。工行草,书法瘦挺劲健,笔意类欧阳询、李建中而清劲处尤妙。长为诗,其语孤峭浃澹,自写胸意,多奇句,而未尝存稿。风格澄澈淡远,多写西湖的优美景色,反映隐逸生活和闲适情趣。如七律《孤山寺端上人房写望》一诗,清冷幽静,闲淡浑远,是其诗风的典型体现。《山园小梅》诗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两句,成功地描绘出梅花清幽香逸的风姿,被誉为千古咏梅绝唱。陆游谓其书法高绝胜人。苏轼高度赞扬林逋之诗、书及人品,并诗跋其书:“诗如东野不言寒,书似留台差少肉。”黄庭坚云:“君复书法高胜绝人,予每见之,方病不药而愈,方饥不食而饱。”明沈周诗云:“我爱翁书得瘦硬,云腴濯尽西湖绿。西台少肉是真评,数行清莹含冰玉。宛然风节溢其间,此字此翁俱绝俗。”。

在中国古代,有许多隐士,但是,真正的隐士并不多,大部分“隐者”玩的都是欲擒故纵的把戏,比如我们所熟悉的“终南捷径”。

唐宪宗元和年间的刘肃在《大唐新语·隐逸》就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个叫卢藏用的读书人,考中进士后,为了引得当政者的注意,先去长安南的终南山隐居,等待朝廷征召,后果然以高官被聘,授官左拾遗。后来,另一隐士司马承祯亦被征召而坚持不仕,欲归山。卢藏用送之,指终南山云:“此中大有嘉处。”这就是后来的“终南捷径”的来历,意即以隐求官。

唐宪宗元和年间的刘肃在《大唐新语·隐逸》就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个叫卢藏用的读书人,考中进士后,为了引得当政者的注意,先去长安南的终南山隐居,等待朝廷征召,后果然以高官被聘,授官左拾遗。后来,另一隐士司马承祯亦被征召而坚持不仕,欲归山。卢藏用送之,指终南山云:“此中大有嘉处。”这就是后来的“终南捷径”的来历,意即以隐求官。

广东快乐十分 1

而真正的隐士,虽然归隐的理由不同,但结果都是一样的——不屑出世为官。比如耻食周粟饿死首阳的伯夷、叔齐,不为五斗米折腰而挂印辞官归隐南山的陶渊明。一般情况下,隐士大都先仕而后隐的,不然百姓一个,已落至尘埃,何须去隐?但是,也有例外,比如晋宋间的宋炳、元代的吴镇等,从不去做官,皇帝下令征召也不去,也不和官方打交道,一出生就是为了做隐士的。另外,今天老黄要给介绍的另一位隐士,也是位真隐士,他就是北宋的著名隐逸诗人。

而真正的隐士,虽然归隐的理由不同,但结果都是一样的——不屑出世为官。比如耻食周粟饿死首阳的伯夷、叔齐,不为五斗米折腰而挂印辞官归隐南山的陶渊明。一般情况下,隐士大都先仕而后隐的,不然百姓一个,已落至尘埃,何须去隐?但是,也有例外,比如晋宋间的宋炳、元代的吴镇等,从不去做官,皇帝下令征召也不去,也不和官方打交道,一出生就是为了做隐士的。另外,今天老黄要给介绍的另一位隐士,也是位真隐士,他就是北宋的着名隐逸诗人。

林逋,字君复,是奉化大里黄贤村人,这样论起来,他与老蒋还算是乡党,可是他确是个虔诚的隐者,从未做出世之想。林逋幼时就遭遇丧父之痛,家里穷困时,无可食之粮,无保暖之衣,但是,这并没有影响到他好学进取之心。林逋读书并不为追求功名利禄,而是为了丰富内心。史料对其评价是,“性恬淡好古,弗趋荣利,家贫衣食不足,晏如也”。安然面对贫困,不趋不急,活出一份恬淡、一份清闲。

林逋,字君复,是奉化大里黄贤村人,这样论起来,他与老蒋还算是乡党,可是他确是个虔诚的隐者,从未做出世之想。林逋幼时就遭遇丧父之痛,家里穷困时,无可食之粮,无保暖之衣,但是,这并没有影响到他好学进取之心。林逋读书并不为追求功名利禄,而是为了丰富内心。史料对其评价是,“性恬淡好古,弗趋荣利,家贫衣食不足,晏如也”。安然面对贫困,不趋不急,活出一份恬淡、一份清闲。

少孤,力学,不为章句。性恬淡好古,弗趋荣利,家贫衣食不足,晏如也(《宋史》)。

少孤,力学,不为章句。性恬淡好古,弗趋荣利,家贫衣食不足,晏如也。

林逋力学好古,通经史百家,是当时读书中的佼佼者。成年后,他又踏上了“行万里路”的游学之旅,于江、淮间漫游多年。直到年近40后,他才归隐杭州西湖,在小孤山结庐而居。他喜梅爱鹤,院里种白梅,庭前养仙鹤,以梅为妻,以鹤为子。

林逋力学好古,通经史百家,是当时读书中的佼佼者。成年后,他又踏上了“行万里路”的游学之旅,于江、淮间漫游多年。直到年近40后,他才归隐杭州西湖,在小孤山结庐而居。他喜梅爱鹤,院里种白梅,庭前养仙鹤,以梅为妻,以鹤为子。

因为喜梅、恋梅,他一生写了不少咏梅诗篇,其中,一组《山园小梅》,道尽了他对梅花的依恋与欢喜:

因为喜梅、恋梅,他一生写了不少咏梅诗篇,其中,一组《山园小梅》,道尽了他对梅花的依恋与欢喜:

广东快乐十分,其一

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禽鸟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尊。

版权声明:本文由广东快乐十分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隐士大都先仕而后隐的,如七律《孤山寺端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