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冷默的冬夜,  古罗马的郊外有座墓

2019-09-27 16:58栏目:诗词歌赋
TAG:

  行旅,骤得了明灯,刹那间

  又喧响在芳丹卜罗的青林边。

  与秋林的秋声相和;

  轻捷的步履,

  泪花里我想见你笑归仙宫。

  不论是生命,或是希望;

  青春,欢乐与光明的灵魂。

  你记否伦敦约言,曼殊斐儿!

  我收拾一筐的红叶,

  蕴有钢似的迷力,满充著

  死是座伟秘的洪炉,此中

  像那个情疯了的公主,

  度边门,惊起了卧犬狰狞。

  竟已朝露似的永别人间?

  紧搂住她爱人的冷尸!

  生苔庭砖,细数松针几枚;

  非也!生命只是个实体的幻梦:

  我又舍不得将你埋葬,

  我友,感否这柔韧的静里,

  我与你虽仅一度相见

  如今只剩些遗骸;

  此中不分春秋,不辨古今,

  今夏再见于琴妮湖之边;

  铺盖在你新坟之上——

  苍凉,别是一番苍凉境地:

  同情是掼不破的纯晶,

  幽涧之边,你愿否,

  我也怀抱了这静中涵濡,

  说造化是真善美之表现,

  希望,我抚摩著

  你永向前领,欢乐的光明,

  我哀思焉能电花似的飞骋,

  在这冷默的冬夜

  游神象外的 Transfiguration

  百年后海岱士黑辇的车轮,

  长眠著美丽的希望!

  风色,再不闻衰冬吁喟,但

  我当年初临生命的消息,

  却教我如何埋掩?

  周遭转换,涌现了无量数

  三十年小住,只似昙花之偶现,

  我手抱你冷残的衣裳,

  我注目在墙畔一穗枯草。

  我昨夜梦登高峰,

  埋你在秋林之中,

  静里深蕴著普遍的义韵;

  琴妮湖永抱著白朗矶的雪影,

广东快乐十分,  「美是人间不死的光芒」,

  温柔的心灵;我便化野鸟

  我昨夜梦入幽谷,

  一个遭不幸的爱母

版权声明:本文由广东快乐十分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  在这冷默的冬夜,  古罗马的郊外有座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