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在最方便秧苗生长的时令把田插完,歇马的的

2020-05-08 20:53栏目:故事寓言
TAG:

故乡的茶很淡,然而香味四溢,久久不将散去,为此成为了她的市花。故乡的醋酸掉了年轻孩子的牙,过了一会便又忘了那酸味,夹起各种海鲜便往里边泡。于是大人们便过来,略带自豪地责骂孩子你这个酸螺头,仿佛这是自己的孩子将要成为大文豪的吉兆一般,告诉他要争气,要努力,要品出人生所谓的味道,孩子们似懂非懂地应了应,又接着忙活他们的童年去了。大人们只得咽了口唾沫,嘟囔着不如养狗之类的话又去干活去了,恰巧一边村里的狗叫了起来,哀嚎中带了点委屈,然而心生烦躁的人们急着追求生命的味道,偷偷将狗报入了灶房里,开始磨起刀,晒起盐来。 远处的路上走来了个狗贩子,到处正找寻着什么重要的东西,就连那一点点深的小溪坑,也要伸出手去摸寻一下,最后在村口的门上贴了几张纸条,悻悻离去了。转瞬间,狗碰到了滚烫的油,跳起来咬了那人一口,狂吠着四处奔逃了。 喝茶的人也好,品醋的人也好,都不过是口渴着罢了;养孩子的也好,养狗的也好,不过都是找个亲戚罢了。于是,人没有了狗,就要到处找,于是终究忧郁而去了。 那些个品了生命的味道的孩子,到了什么什么大学读了几年书,又回来和家乡人比起品味来,家乡人还在喝野菜泡茶时,他在喝着添了矿物质的醋,还不时地向他们炫耀,这是Mercury等等。终于某天,他闲着没什么事,找来一群有理想,有抱负的青年,到家乡把房子拆了,盖了一座城池那么大的垃圾厂,从此赚了大钱,在垃圾场边又盖了几个足球场那么大的豪宅。乡亲们见他如此有出息,带着敬佩与仰慕之心,便纷纷搬到别处去住了。 后来又有一个不知什么人,并不怎么善于学习的孩子,却无比向往着长大以后可以回到家乡,一辈子在那里耕耘,看书,以及观赏世界上最令他觉得亲切的风景,然而他回来了,看到了倒塌的房屋,看到了木头堆成的废墟,看到了千千万万个类似于所谓矿物质的东西,正穿过一座座机器,化为埋入土中的垃圾,他感叹这世界的无情,他嘲笑这人性的可悲,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带着纸和笔,一面品茶,一面写了几十篇文章,从此拿着不及格的成绩单,成为了大文豪。 那个造了垃圾场的孩子的母亲,不就就在熏烟中去世了。那一天,他儿子正在和那些富豪们一起搓麻将。她来到奈何边,后悔无比,当儿子考进国家一级拖拉机学校时,自己为何要显得欢快,为何要不住地赞扬他,为何要给这样一个灭世者如此温暖的怀抱。于是她悔恨地过去了。 那个文豪的母亲,也在异常的抑郁中逝世了,她死的时候,儿子在她身旁,为她吟诵着诗篇。她也并不满意,她看见别的孩子过上了富豪的生活,而自己的孩子却要在悲愤中写着诗篇。同样的,她也悔恨地过去了。 垃圾场老板遇到文豪的那一天,文豪正在都市的喧嚣中喝茶。他看见文豪正咪了一口茶,含在嘴里,既不吐出来,也不咽下去。文豪因长期吸了城市汽车排出的乌烟,又咳了几下,那茶水仍含在嘴里。WTF垃圾场老板用并不流利的英文问道,这么喝茶,有味道吗。 也许是没有的,只要你想,它就有味道。 时间过的如鸡飞蛋打一般,转眼间那些垃圾以盖上了厚厚的泥土,周围满是动物的白骨和山体滑落下来的巨大石块,上面有一只流浪狗正不停地叫唤着,仿佛是在追思黄土下垃圾堆下那个逝去已久的村庄和那些曾经散发着各种味道的人们。 作者:毛钊研

春种才能秋收,这是庄稼人最明白不过的道理。从前,清明前后的家乡正是春种最忙的时候。

我的家乡在鄂西北荆山南麓的沮水河畔,一个名字叫歇马的地方。那里山峦叠嶂,沟壑交错,在谷歌卫星地图上望下看,好比一张迷彩大网遮盖在家乡的身上,九曲十八弯的沮水河更加显眼,宛若一条青龙腾跃在浮云里,稀稀落落的现代民居犹如散落在人间的珍珠白玉,水库、堰塘恰似那一锅锅翡翠汤。家乡美丽得让人心情涌动——那是生我养我的地方。对于远方的游子来说,怎能一个亲得亲切、美得迷人就可以了结!

家乡的地形属于丘陵,水田圈在山与山之间,形成“山隔田,田隔山”的景象。水田作为稻谷的出产地,提供人们一年到头所需的粮食,自然是各家各户春种的重中之重。

广东快乐十分,歇马人家散落在河边、山坡,甚至大山深处。善良的祖辈们世世代代辛勤地耕耘在田间、在地头,他们年年岁岁都在播种着希望,当然,也播种了我们,养育了一代又一代。

惊蛰以后,家乡人就开始撒谷种育秧苗,之后的一段时间边修渠引水耕田,边等待秧苗长大。

歇马的田园风光是美不胜收的。少年时代,我大部分时光是在沮水河畔葫芦坝村舅舅家度过。清晨,我和同学们穿行在纵横阡陌的稻田间的上学路上,总能一天不落地感受到处处鸡犬相闻,这是预告着父辈们新的一天劳作马上开始,于是,山里人家瓦房顶上飘出袅袅吹烟,不久你会闻到诱人的饭香;日暮,当我和伙伴牵着饱食河洲青草美餐的老牛,它们“哞——哞”地叫欢的时候,也告知着人们忙碌的一天即将结束,于是,人归家、畜归圈,都该休息了。宁静的夜是那么的安谧。

到了清明节前后,秧苗大概长得有十五厘米高了,水田也已经犁遍耙平,插秧的日子紧跟着就到了。这个时候的田野里到处都是人,热热闹闹的。人们互相帮衬,先插完我家的再去插你家的,争分夺秒地跟时间赛跑,赶在最适宜秧苗生长的时节把田插完。

田园的美更让人在乎的是人们在田间的劳动成果,在我印象中的沿河两岸,春季是油菜花黄,秋季是稻谷飘香;坡上旱地里的包谷也不甘落后,青苗时它们疯长,壮苗时它们暗露清香,成熟时包谷坨子沉重的让苗杆一个劲地死扛,最后实在扛不动了,这时伯伯、婶子们就笑了,笑得如同包谷杆子一样弯了腰,不用说,他们在笑自己付出的是汗水,收获的是希望。总之在我少年时代,大山深处的人们完全是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封闭且与世无争、平静而又安宁的田园生活。

靠山吃山。那一座座大大小小高高低低的山也用自己的方式哺育着家乡的人们。半山腰以下,人们开垦出来种玉米、花生、木薯,山腰往上的土壤有些贫瘠,正适合种些茶树或果树。

歇马的的风土人情是纯朴的。在那个交通全靠走、通信全靠吼、安保全靠狗、购物靠票友的计划经济时代,我的家乡歇马没有自由的商品交换,没有较大的贫富悬殊,有的只是纯朴如清水蓝天般的民风。家乡人纯朴得让外人不可思议,邻居之间从来都是和睦相处,比如谁家有了困难,只要是知道了,那怕亏空了自己,也要救济你,那可不是借给你,谁要是说出个借字,那就见外了,会闹个大红脸。

为了全心全意地忙田里的活,人们一般会提前将山上的地打理好——耕地播种玉米或花生,扦插去年留存下来的木薯茎,给果树喷一喷防治虫害的农药,将茶园的春茶采摘完。

困难再大一点儿的,比如婚丧嫁娶人们便会奔走相告,结伴而行,绝不是图到你家吃你的饭、喝你的酒、抽你的烟儿,他们是来捧场、帮忙做事的,绝没有一个偷懒耍猾,都分头把你家的事帮你安置的妥妥的。那时家乡的生活条件差且孩子又多,为了保障全家人的生活,大人们都要下地务农,孩子们无暇管教。

广东快乐十分 1

人家密集一点的地方,除了吃奶的孩子,其他稍大一点孩子的根本就不用大人照看,都扎堆在一起,大的带小的到处疯。到了吃饭的时候,各家孩子还在户外贪玩的大人们站在门口就彼此起伏地喊开了,张家婶子的嗓门特尖:“牛娃子,你格狗日的畜生,还不回来噻饭”,陈家的大叔声音更大:“狗娃子,格老子滚回来捣饭”。有些孩子家里饭晚一点,就逮着那家吃那家。吃东家,蹭西家,孩子们在不知不觉中就长大了。

母亲在采茶

这里还要提到我家乡歇马的方言,纯朴的有点土,土的如同中原河南话,掉渣渣。河南活直来直去,口音重,重得落地砸坑,而家乡话是在中原、巴蜀语系大融合的基础上独成一派,除了直来直去外,还曲里拐弯、暗藏骂机,用家乡人的说法是说话带把子。一个老父亲到派出所去看被拘留的儿子,一见面就着火,您切听好了,老父亲是这样说中带骂的:“你格死狗日娃子,老子叫你莫克叫你莫克你偏克打牌,这一火搞尻经,活该被逮住咯,你格死不成器的东西,还不如老子两麻砾光直接把你冲死到屋滴算哒,满得老子呕气……你妈耶,老子都没得脸见人哒”。

“三月三,狗拜山。”这是家乡流行的顺口溜。说到三月三,对广西有所了解的人可能不难理解。因为壮族同胞会在每年的农历三月三这一天举办隆重的庆祝仪式。民俗文化的影响力往往会跨越民族或国家的界限,就好比湖南卫视举办的“汉语桥”活动,它连接了全世界对汉语感兴趣的人们,兴起了全世界学习中国话的潮流。同样的,虽然家乡人大多属于汉族,但是也和壮族同胞一样,形成了庆祝三月三的惯例。不同的是庆祝的方式。

老父亲用粗俗的方言表达的意思是:这孩子不听话,去了不该去的地方且参与了违法赌博活动,结果被公安拘留了,老父亲恨铁不成钢,觉得很没脸面。当然这只能是一个不够严肃的比方,其实我们歇马人的方言是粗中有细的,细的斯文、细得动听。我七岁的儿子想跟我学说纯正的家乡话,我刚一开口,他就笑得从凳子上蹲到地上,最后干脆在地板上打着滚地笑,竟把眼泪都给笑了出来。我感动的都不知道儿子是因为受到家乡话的感染而自豪成那样,还是因为土的掉牙的家乡话触动了他的笑神经。

版权声明:本文由广东快乐十分发布于故事寓言,转载请注明出处:赶在最方便秧苗生长的时令把田插完,歇马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