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瓣婶说,看到二嫂在自己的地里偷豆角

2020-05-01 09:19栏目:故事寓言
TAG:

某公有弟兄三人,依次叫做大会、二会、三会。父母健在时,因为疑心偏向老三,而使老大老二对老三都有些不满。父母双亡后,就由背后说三道四而变为当面指责。老三也不示弱,亦是针锋相对,毫不示弱。家庭战争频频发生。 那年秋天,二会的婆姨桂花打掐完花准备回家,走到三会的地头时。发现他的玉米根繁叶茂,十分壮实,心里就老大的不乐意。是啊,这是父母的地,被老三霸占了十几年,如今父母都不在了,让他和大家平分,他就是死活不肯。碍于他是老小,二位哥哥拿他也没有办法。 看着这么壮实的庄稼,再看看地边里的豆角也是结的稠稠的,心里想:中午正好缺菜,何不摘些回家吃呢?反正这是老人的地,不吃白不吃。心里想着,就下地摘了起来。 也是合该出事,他刚下地不久,三会和媳妇凤琴正好也是干完活回家经过此地,看到二嫂在自己的地里偷豆角,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去要二嫂的挎篮。 桂花一边躲闪,一边辩解说:这是老的地,我吃几个豆角又咋的了。 三会哪里听得进去这些,用力的将二嫂的挎篮夺下,二嫂一失手,脚下趔趄了一下,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三会不顾这些,将豆角倒在自己的挎篮里,扔下二嫂和她的挎篮,扬长而去了。 桂花背着挎篓走回家,看见二会和两个已成年的儿子,不由得委屈的哭了起来。。 大家看到她那痛苦的样子,就问他受了什么委屈,桂花是添油加醋,把挨打的事儿叙述了一遍。末了,不忘让丈夫和儿子替自己出气: 咱们家三个大汉们,却让人把我打成这样,这分明是不把你们放在眼里。我好委屈啊。 两个儿子听了气的哇哇大叫,拿起铁锨厨刀就要去找三叔拼命。二会还算冷静,喊住了气势汹汹的两个儿子。但是两个儿子的气并未因此取消,声声扬言要找三叔三婶报仇。 也是合该有事,这天,二会的二小子去地里割谷子,为了抄近,他就顺着小路往前走。而这条小路正好穿过三叔的地。不巧的是,正好三婶正在地里摘棉花。看见他过,拦住不让他踩自己的地。二人为此争吵起来。 三婶仗着自己辈分大,对侄子骂不绝口。这在平时,大辈骂小辈那是家常便饭。小辈笑一笑就过去了。现在不一样了,两家有矛盾不说,前几天的事肚子里还憋着火呢。二小子就动手打了二婶子两巴掌。 小辈打大辈,这还了得。三婶捉住二侄子又打又咬,不肯撒手。 二侄子也是急红了眼,挣扎出来,拿出镰刀,朝三婶的头上就是一顿乱砍。 看看三婶倒在地?a href='' target='_blank'>喜欢耍鋈磺逍蚜耍檬痔搅颂饺舻谋强祝坏闫⑷蕖V雷约捍沉舜蠡觯偈毙睦锘抛饕煌牛泵Χ铝叮艿搅诖宓囊桓鐾Ъ依铮殉朴屑笔拢枇艘涣灸ν谐担涣镅痰呐芰恕?br /> 等三会到了地里,看到妻子被人砍死,立刻报了警。经过侦查,锁定了犯罪嫌疑人,可是犯罪嫌疑人已经逃跑,要想抓到他,无疑是大海捞针,只得作为悬案挂了起来。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18年后的2013年,老二在全国清网行动中,在福建落网,现在已被遣送到了邢台县公安局,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作者:董王人

广东快乐十分 1

花沟村下有一畦水浇地,正傍着河滩的人行道。畦埂上一埂豆角架绿荫荫的,吊着肉乎乎的胖豆角。 兰瓣婶胳膊挎着篮子打地里回来,正走过这里,见了畦埂上吊挂的绿鲜鲜的豆角,停了步。不由自主地就上去摘了一把掖进篮里的菜叶下。这时,恰被人看见了。 看见她的是六指头的媳妇:米米花儿。 兰瓣婶和六指头的媳妇米米花儿死不对眼。她心想,这下可完啦,让米米花儿抖搂出去,自己名声就臭啦。儿子刚刚订了媳妇,她这不是自己毁自己的名誉?你说,一向看不起“三只手”的她,今天跟了鬼了,非掐人家一把豆角! 兰瓣婶上了自家的坡坡儿,坐到门口的台阶上,心口扑腾扑腾地跳,“娘呀,这可咋办?” 猪饿了,在圈里拱圈边的石头,吼儿吼儿地冲发愣的兰瓣婶叫。兰瓣婶呆在那里,心里着实难受,一把豆角将改变她的命运、一家人的名誉,她将落个“三只手”的话柄儿,在村里抬不起头! 吃了晚饭,她懒得收拾碗筷,和男人说:“我看见那个烂女人从河滩里上来。” “不对眼,就少管人家的事儿!也不要骂人家!” “就是,关咱屁事,死了咱也不管她!” 沉默了一会儿,她还是提到那个女人。男人火了,“你猪嘴里含石头,没得可吃啦,非提她!” 兰瓣婶有点儿委屈,心口堵得难受,坐立不宁。她提了泔水桶,出门喂猪。喂完猪,就拽个麦秸编的草墩坐在门口望着坡下的米米花儿家。 米米花儿在院里吆鸡,喂猪,喊她的在外边淘气的孩子回家吃饭。她好像抬头往这里望了一下,那举动好像在说,你等着吧,我非让全村都知道你兰瓣是小偷!米米花儿在院里忙活一阵子回了屋,直到天色昏黑也没出来。兰瓣婶就在门口坐着,直到男人拿着手电筒出来叫她。 夜里,兰瓣婶没睡好。那把豆角她扔进了猪槽里,让猪吃了。 一天,两天。村里静静的没人嚷说这件事。兰瓣婶心里更不好受,嗓子内生了火,肿得说不了话,嘴边起了大燎泡。 儿子捎信回来说明天要领对象回来看家,让家里准备点儿鲜菜,还特意叮嘱说女孩爱吃老家种的豆角,一定熬豆角土豆大锅菜!老两口儿美得如喝了枣花蜜,但兰瓣婶却又多了几分沉重。如果米米花儿恰在儿子带对象回来时喧嚷那事儿,岂不遭儿子埋怨,她一辈子都还不清儿子的债。她的心几乎碎了! 她和男人说:“明儿个,娃带对象回来。” “是呀,咱得准备点儿好菜蔬。” 兰瓣婶说:“让开班车的从城里捎点儿。” 男人说:“不用,我河滩里修的那畦菜地,豆角、倭瓜都结上了。” “我,咋不知道?” “天天给你往回摘菜,就是那儿的。你平时不爱去地里知道啥?不是告诉过你我修了一片河滩地?” “哪一块儿?” “就是村下傍河滩路边那畦。畦埂上豆角胖乎乎肉嘟嘟的可好看哪。” “那是咱的?” “啥时候骗过你?” 兰瓣婶“哇”地扑进男人的怀里嚎开了,嚎得撕心裂肺,嚎得男人莫名其妙,“我还没有死哩,你这败兴女人!”。 “我,高兴啊!就是想哭,就是想……”她没有说出为啥,暗自庆幸差一点儿就坏了自己的名誉。做了坏事毁了名誉一辈子就洗不清,一辈子就别想抬头了……她还是哭,不过声音小了。男人第一次把她像城里的女人那样揽进怀里,用满是茧子的手抚着她的背。 这会儿,兰瓣婶彻底明白了,她没“偷”,摘的本来就是自家地里的豆角儿。怪不得乍一看那豆角眼熟,就下意识地莫名其妙地想摘,原来…… 一颗心坠地!兰瓣婶睡了个香甜觉,梦里梦见儿子结了婚,媳妇生了个胖孙子。儿子笑眯眯地问:“妈,给孩子起个啥名儿?”她顺口说,“叫啥,就叫豆角儿……”

【8】

随着启祥的身败名裂,我爹迎来了人生中最任性的时光,他就像个土皇帝一样统治着我们的村子。顺从他的人,明明不可办的事也让它变得可能,不顺从的人,可办之事也让它办不成,当然这两种人都得给他送礼。村里人渐渐意识到,跟他对着干是没好果子吃的,只有臣服。

这些事包括宅基地批复、低保申请、计划生育罚款、入党等,我家里的仓房烟酒成堆,苹果成筐地烂掉,猪牛羊鹿袍子肉吃都吃不了,我奶奶常扁着那没牙的嘴抹着眼睛念叨:“没想到,这辈子还能有这段大福!”

但我爹有个不好的毛病,就是太狂妄,人家拿着礼物来求他,他必得先给人家上课,好点儿的说人家“没文化、不懂法、蠢蛋一个”,坏点儿的说人家“自私自利、缺心少肺、占尖取巧”,等来人被他训得极度难堪的时候,他又会说:“你这事儿我给你想想法儿吧!我去找找某某。”来人一听,又咧嘴笑得激动万分。

村里最穷困的李老二,天生视力不好,30多岁竟成了半盲,他还近亲结婚娶了自己表妹,生的两个女儿,都是半盲。这全天下看不见路的都去算命了,这李老二连个算命也没学会,一家子下地干活儿,常把苗儿当草铲了,日子自然苦巴。就这么着也不死心,非得再生个儿子,说没儿子人生不完整,世代受欺负。全村的人都担心再生个儿子还是半瞎子可怎么办,他夫妻拼了命也要闯一闯,“万一是个好孩子呢?”

也算这李老二的老婆争气,还真就又怀上了,托人花200块钱买通了医生鉴定男女,说是儿子!

怀上儿子的李老二不得不来求我爹了,他这三胎要生下来,按规定得罚九万,他连九千都没有。他以前虽然穷,却有几分傲气,常在背地骂我爹,有那好事者告诉我爹,我爹当面说不在乎,回家跟我娘咬牙切齿地骂李老二“贼孙子!”

李老二扛了半扇猪肉到我家,求我爹“周全”,我爹把好事者汇报的那些“坏话”全抛给了李老二:

“你说我是‘法西斯专制’?”

“你说我‘心狠手辣没人性’?”

广东快乐十分,“你说启祥是我举报的?”

“你还说我贪污腐败?”

……

李老二把头都低到裤裆里去了,恨不得抽自己两嘴巴。我爹发作完,又摆出一副“大人不计小人过”的样子,仰着下巴说:“我去试试吧,但愿你别再生个半瞎子。”

过两天我爹迈着四方步子去上班,看见李老二,丢下一句话,“哼!拿养猪场的猪肉糊弄我,不香!”

第二天李老二就把家里那200斤的猪杀了,又背来了半扇肉,我爹告诉我娘:“去,把他上回背来那肉还让他背回去,咱家不吃,让他们自己吃去吧!”  我那娘亲还真就把肉让李老二背了回去,李老二走的时候,脸憋成了猪肝色。

终于,这李老二的老婆生了个不瞎的胖小子,我爹也“够意思”,找计生办的人只罚了他一万块钱。

我爹跟我娘说:“越是这种‘敌对’分子越得笼络,这叫恩威并济!”。

我三婶因为三叔养小三,还被骗着离了婚,天天哭,要带着孩子改嫁,说在这里人不人鬼不鬼,没立足之地。可恨我三叔,小三不放手,还不许我三婶走,他白天在家吃饭,晚上去找那小三,我三婶自然受不了,就闹脾气。我三婶一闹脾气,就要改嫁,为安抚她,我三叔把房子、车和存款全写她名下。那小三反而一无所有,再闹得大了,我三叔就把我三婶再打一顿。

据说小三也挨打,因为小三除了有人,啥也没有,小三挨打,我们家人看不到也无人同情,但是三婶的心情就是我们家的晴雨表,她高兴,全家高兴,她一闹,全家不安静,尤其我奶奶,好像我三叔的所有不好都是她这当娘的造成的,为此常受点我三婶的排揎,我奶奶到底看我三婶可怜,仍女儿似地疼她。

三叔的小三生了个女儿,总想带回来让我奶奶看看,说“认祖归宗”,我奶奶总不依。有一次我三叔趁我三婶不在家偷偷带着小三和孩子回来,孩子刚被抱进院,我奶奶就举着烧火棍打了出去:

“好好的,你抱这孽障来干什么!还不给我快走!你让她知道了又闹我!”

我三叔连蹦带跳地抱着孩子往外跑,边跑边掀开孩子的小被子:“你看一眼也成啊!好歹她是你的孙女儿!”

我奶奶一眼不看,只追着打:“我不要这孙女儿!我不要这孙女儿。”

我三叔把孩子抱上车,那小三就在车上,小三接过孩子,孩子“哇”地一声就哭了,孩子一哭,那小三也哭了,我三叔拉着这对没人要的母女呼啸离去。

这一幕被我娘都看在眼里。我娘说那小三还没我三婶漂亮,孩子倒是很好,只是“可惜了!”

有好事者将此事告诉我三婶,我三婶被我奶奶的举动大为感动,她在我奶奶屋里痛哭了一场,她说她这辈子认了,以后就守着孩子和奶奶生活,再也不提改嫁之事。

她提出了两个条件,第一是让我爹给她在村里入党,跟三叔复婚已不可能,她在村里得有点“身份”。第二是,她将来死了以后,得进我家祖坟,外面那个永远不许!

两个条件我奶奶全答应了,第一条得我爹来执行。那时候入党对于我爹来说,轻而易举。我爹作为书记,党员是自己的阵地,她对村里任何人敢横,对党员敬让三分,新发展的党员,都是跟我家沾亲带故的人,老队长死后,我爹就把发送他那个侄子入了党,那侄子也通晓个中玄机,没人的时候就管我爹叫哥哥。不是我爹的人,再有才华也休想了,何况才华本就是犯忌讳的事,有才的人多,他这个书记岂能安睡?所以村里的党员队伍,是一派老弱衰残的可笑之状。

我三婶最终入了党,这成了她最拿得出手的身份。她对我三叔也彻底凉了心肠,两个人像朋友一样过活,不再吵闹,他们在一起的时候,说话波澜不惊,像那久长了的少年夫妻,有时我三叔还想套套近乎,我三婶很巧妙地就躲了。

我三婶说:“没爱了,连架都懒得吵了!”

版权声明:本文由广东快乐十分发布于故事寓言,转载请注明出处:兰瓣婶说,看到二嫂在自己的地里偷豆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