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衣推食的接连已在峭山丫口不积硅步何以致千

2020-04-24 12:27栏目:故事寓言
TAG:

为有牺牲多壮志, 敢叫日月换新天。 父亲曾经是一位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八路,去世前身上还有鬼子的弹片。 全国解放后才出生的我们这一代人,虽然没有参加过硝烟弥漫的抗日战争,但父亲在世时经常给我们讲述当年怎样打日本鬼子的英勇故事,深受熏陶和教育,儿女们、乡亲们个个洗耳恭听,鸦雀无声,生怕忘掉任何细节。 父亲讲述的那些抗日故事当中,最令我们难忘的是----峭山阻击战,而其中最勇猛的算是斩鬼英雄老班长,每当讲到这些战争情节时,父亲还会比划几下,并流下悲伤的泪水...... 老班长其实并不老,十六岁在湖南参加红军,第五次反围剿时,由江西瑞金随红军大部队冲破国民党兵的重重围追堵击,吃野菜,啃树根,爬雪山,过草地,胜利到达陕北。 老班长在二万五千里长征途中,参加过大小战斗21次,负伤6次,但每次都没有打中要害部位,最严重的一次是被敌人的炮弹片击中左眼,造成终生失眠,人称独眼龙。 眼伤治好以后,老班长就全靠右眼的视力来瞄枪射击。别小瞧了老班长是个独眼龙,打起枪来几乎是弹无虚发,说打敌人的头部,决不会打在胸部,被称为神枪手。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件发生,日本鬼子悍然违背国际法,向中华民族大开杀戒。日本鬼子所到之处,烧光、抢光、杀光,震惊全世界的南京大屠杀,一次性杀害了中华儿女30万之多。 在共产党联合抗日,枪口对外号召下,四万万中华儿女同仇敌忾,齐心协力,纷纷拿起枪杆,拿起大刀向鬼子的头上砍去,在中华大地上掀起了前所未有的抗日高潮。 1943年,抗日战争进入到最艰苦阶段,八路军的抗日战争已经打了6年之久,敌我双方进入胶着壮态,看谁能笑到最后? 那年秋季的一个晚上,八路军第124团接到内线绝密情报:日本鬼子将于次日深夜1点钟向八路军住地发起攻击! 十万火急,八路军李团长接到内线情报后,迅速召集团级干部会议研究对策:一是派出最有战斗力的一营一连,迅速赶往13公里外的峭山丫口设伏,阻击日本鬼子,必须坚持到次日晚上8点正。二是其余部队迅速组织张家庄2000多群众转移,当天晚上天黑之前全部转移完毕。三是立即向军区司令员报告敌情,争取派兵增援,全歼来犯的鬼子。 按照李团长的布置,一连长黄之超率领全连136名官兵以强行军的速度,提前赶到峭山丫口设下埋伏。 峭山丫口,地形险要,易守难攻,成U字形,是鬼子这次进攻张家庄的必经之道。 黄连长指挥战士们先在第一道防线埋下地雷300枚,铁夹100套,马蜂10窝,引火线由副连长控制;第二道防线布置1挺重机枪,一挺轻机枪,36枝步枪,一个排的兵力,由一排长指挥;第三道防线布置1挺重机枪,2挺轻机枪,1门60迫击炮,100枝步枪,三个排的兵力,由连长指挥;第四道防线堆集大量的石头、木棍、大刀等冷兵器,便于部队子弹、炮弹、手榴弹打光的时候与鬼子进行最后拼杀。第五道防线布置一班长独眼龙占领制高点,隐藏在大石头后面,用狙击步枪专打鬼子的军官,擒王、斩首,把小野四朗干掉。 排兵布阵的工作一切准备就绪,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夜深了,峭山丫口死一般清静。突然,远处传来几声飞鸟的鸣叫,富有作战经验的黄连长立即意识到,鬼子来了,而且是先头侦察部队。 担任这次围攻八路军124团任务的是鬼子173联队,约1800人,外加皇协军100人,总指挥为号称中国通的小野四朗,中左军衔,曾是南京大屠杀的会子手,双手沾满了许多中国人的鲜血。 狡猾的小野四朗,临近峭山丫口时,认为这是兵家禁地,凝有伏兵,便命令一个先遣小队打头阵,用机枪向丫口一阵狂射,实施火力侦察。 黄连长命令大家不要轻举妄动,以免打草惊蛇,待鬼子进入伏击圈后再行动。不出黄连长之所料,果然,鬼子上当了,认为山上没有八路军埋伏后,大摇大摆地走过来,前面是皇协军,后面是日本鬼子。 大约十分钟后,敌人大部份已进入八路军的伏击圈。随着连长打!的一声令下,八路军战士们扣动扳机,子弹从枪膛里飞出,犹如发狂的雄师,射入鬼子心脏。副连长贾占山拉响地雷,随着轰.轰的爆炸声响起,皇协军、鬼子被炸倒一大片。 稍作休整后,鬼子又发起第二次冲锋,当第二梯队的鬼子冲八路军第一道防线时,那100套铁夹子弹跳起来,一个个鬼子被放翻在地。 小野四朗看到第二次冲锋受阻,又迅速组织第三次冲锋,但鬼子做梦也不会想到,八路军竟然使用马蜂战术,10窝马蜂倾巢出动,叮得鬼子鬼哭狼嚎,嗡嗡乱串,遍地打滚,敌人的进攻又失败了。 气急败坏的小野四朗,这回学聪明了,先用山炮向峭山丫口一阵猛轰后,挥舞着一米多长的指挥刀狂喊哈革革!,鬼子听到上师的进攻命令,象疯狗一样向八路军阵地猛扑上来。 这回该独眼龙发威了,他首先瞄准了小野四朗,但这个鬼精灵很快又缩了回去,不敢露头。老班长先后打倒的14个鬼子,只是小野四朗的下属军官。 鬼子的兵力多出八路军13倍,英雄的一连已在峭山丫口坚持战斗了到次日晚上7点,战斗减员严重,先后阵亡110人,剩下的26人中,除独眼龙以外,全部都负了伤,挂了彩,几乎弹尽粮绝,但战士们不怕死,决心与鬼子拼杀到最后一滴血。 敌强我弱,敌众我寡,鬼子凭着人多势众,不断向八路军阵地上发射燃烧弹。一时间,阵地上火光冲天,烟雾缭绕。前后不到一袋烟功夫,鬼子突破了八路军的第三道防线,峭山丫口阵地上枪声、手榴群声、厮杀声振天动地,血流成河。 战士们的子弹打光了,手榴弹已只剩下3枚,连长命令大家退至第4道防线。 很快,在小野四朗的亲自率领下,100多鬼子又进入第4道防线。八路军战士们搬起石头砸向鬼子,与鬼子展开肉搏战,黄连长身上多处受伤,肠子都露了出来,6个鬼子紧紧抱住黄连长,黄连长拉响了身上最后一枚手榴弹,与鬼子同归于尽。 小野四朗看到八路军指挥官死了,站在阵地上洋洋得意,沾治自喜。随着叭的一声枪响,小野四朗随即栽倒在地,结束了他罪恶可耻的一生。 老班长独眼龙射向小野四朗的是最后一发子弹,他掀起鬼头刀冲向鬼子,一连砍下11个鬼子的头颅,最后他也被鬼子刺中腹部,倒下去了。 124团组织群众安全转移后,配合军区增援的108旅很快杀到峭山丫口。突然间,峭山丫口军号燎亮,枪声大作,冲啊!杀呀!的喊叫声惊天震地,把鬼子173联队一举歼灭。三营长报告旅长:抓到24个小鬼子!我不需要俘虏,怎么处理你不知道吗?随着一阵机枪声哒哒...哒哒...的响起,24名鬼子全部命归黄泉。从此以后,日本鬼子听到独眼龙八路来了的消息,就闻风丧胆,抱头鼠串。 峭山丫口阵地上,尸痕遍野,惨不忍睹,烈士们的遗体保留着各式各样的姿势。有的抱往敌人的头,有的抱住敌人的腰,有的抱住敌人的腿,有的死死咬住敌人的脖子,有的掐住敌人下身把敌人摁倒在地,和敌人死在一起,烧在一起。有一个战士手里还紧紧握着一枚手榴弹,弹体上沾满敌人的脑浆,与他死在一起的日本鬼子,脑浆迸裂,涂了一地;另一个战士,嘴里还衔着敌人的半块耳朵,可想而知,他牺牲前是怎样与鬼子进行多么激烈的英勇搏斗。 在掩埋烈士们遗体的时候,由于他们两手紧紧扣着,把敌人抱得太紧,分都分不开,以致把有些人的手指掰断了...... 峭山丫口战役结束了,打扫战场时发现只有3个八路军还活着,但都受了重伤。他们是:一班长独眼龙,六班战士张其亮,司号员许仁邦,其余都为祖国抛头颅,撒热血,献出了年轻宝贵的生命。 军区立功授奖大会上,一连被命名为峭山阻击英雄连,老班长获斩鬼英雄称号,张其亮荣立一等功,许仁邦荣立二等功。与此同时,老班长被提升为124团一连连长。此时此刻,人们才知道老班长的真实姓名----高国强,他将继续带领新组建的一连官兵奋战在抗日战场,歼灭更多的日本鬼子...... 1945年8月15日,日本鬼子宣布无条件投降,经过整整八年艰苦卓绝的浴血奋战,中国人民终于取得了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老班长也晋升为团长。 每当听到这段英雄故事的时候,你的热血能不沸腾吗?你会不掉眼泪吗?你的感想如何?你不觉得我们的八路军战士是最可爱的吗?你不以我们祖国有这样的英雄而感到骄傲和自豪吗?没有他们的英勇献身,哪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呢? 耗惊天地,灵泣鬼神。英雄壮举,可歌可泣。抗击鬼子,永载史册。啊!峭山丫口阻击战的英雄和烈士,你们将与世长存,祖国和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你们...... 注:家父早年随刘邓大军挺进西南,儿女们也就在云南工作。先父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父亲在世时给我们讲述过许许多多抗战故事...... 作者:王小菠

党明宏指挥着自己的一个连和三百多鬼子和伪军在魏营子进行着生死拼杀之后,他的部队得到了锻炼,虽然建制不全,但是上级很快为他们补充了兵源,尤其是西山游击队补充到自己连的都是一些有战斗经验的老战士,党明宏手下的几个排长也个个精明,魏营子遭遇战中,党明宏损失了两个排长,现在提起来的二位,一个是西山游击队的副队长常名,另外一个是团部下来锻炼的赫成全,这支队伍经过一年多的转战,已经成为了团里的尖刀连。
  一九四二年秋,是抗日战争最困难的时候,日本鬼子对抗日根据地进行了疯狂的扫荡,八路军转移到外围作战,高梁熟了的时候,部队组织帮老乡抢收,党明宏的连担任警戒任务,他们在马家营附近建立了三道防线,部队密切注意敌人的动静。
  大的战斗即将来临的时候,山里显得出奇的静,拿党明宏的话来讲,静得让人害怕。忽然最前面的警戒哨传来消息:鬼子和伪军大约四百人朝马家营扑来,
  党明宏把情况汇报给团部,来不及多想,他迅速组织着队伍准备战斗,马家营的地势利于打阻击战,进入村庄的只有一个不足二百米的口子,依山环抱,只要守住了这个地方,不让鬼子前进,就能够保证后方的安全,很快,团部派了一个连,配合党明宏他们打阻击,团部命令:不放一个鬼子进村,下午六点钟撤出战斗。
  根据历来的经验,鬼子总是炮火开路,然后集中进攻。这次,鬼子的进攻招数变化了,他们首先派出小股部队,进行着试探性进攻,想摸清楚八路军的虚实,冤家路窄,这次带队的还是山田吉野,党明宏和金连长商量:“鬼子狡猾,咱们怎样对付呢?
  金连长说:“我派一个排绕到敌人后边干他一下,然后观察鬼子的主攻方向”
  党明宏点了点头。金连长派的这个排的战士,个个都是神枪手,金连长命令:全排战士,一人一个目标,不放空枪。
  随着一阵枪声,一个个鬼子倒下去,很快,鬼子的试探性进攻失败。
广东快乐十分 ,  山田吉野的队伍都压向金连长的这个排所在的地方。鬼子的轻重武器指向这里,金连长命令队伍撤出来,那边党明宏的二个排趁着敌人混乱,悄悄地绕到他们后边,这个连,枪打得好的战士也不少,很快敌人丢下了四十几具尸体之后,退出了豁口。阵地上飘来一阵阵呛人的烟味。
  太阳被浓烟遮住了,山坡上一群羊被惊吓得四处逃窜。天空中只属于火和硝烟,战壕外只属于恐惧与死亡。山田吉野紧紧握战刀,就如握住了救命稻草。他擦了擦额头因为害怕流下的冷汗,双手不停地颤抖。他想点支烟稳稳神,但是拿着打火机的手怎么也也碰不到烟头,极度的恐惧攫住了他,仿佛要榨走他身体里全部的活力,正当他颓丧靠在一棵大树上的时候,八路军的又一波冲锋开始了。硝烟伴随着鲜血的味道,刺激着他的鼻腔。他再也忍不住了,腾地站了起来,举起战刀,一边咒骂着自己士兵的懦弱,一边指挥部队进行反击。
  山田吉野的目标很明显,党明宏从旁边一个战士手里接过一支步枪,“砰砰!”子弹穿过了他的额头。他倒在了浸满鲜血的土地上,手指像是要抓住流失的生命似的奋力攥成拳头……手臂渐渐垂下,手指也渐渐松弛了。
  随着山田吉野的倒下,鬼子的队伍开始出现混乱,到处是子弹尖利的呼啸声音和铺天盖地的爆炸声。八路军的手榴弹象雨点一样落在敌人的阵地,泥土、瓦片、乃至敌人残肢在空中纷飞,整个世界只剩下了两种颜色:灰黑色的浓烟,殷红的鲜血和火红的太阳。
  敌人炮声哑了,战士们一跃而出,对着敌军开始了最后的冲锋,山田吉野的尸体被鬼子抢了出来,剩下不到一百人的鬼子和伪军撒腿就跑,退向炮楼。
  离团部命令撤离的时间还差二十分钟,党明宏和金连长命令战士们打扫战场,这次打了一个漂亮的阻击战,我方只损失了十五名战士,鬼子却丢下了三百多具尸体。
  后方的秋粮抢收也进行得很快,入夜了,战士们吃了一顿高梁、小米饭,还有从鬼子那缴获的肉罐头,然后甜甜地进入了梦乡。
  明天,太阳还会升起来,他们还会打个大胜杖。   

版权声明:本文由广东快乐十分发布于故事寓言,转载请注明出处:解衣推食的接连已在峭山丫口不积硅步何以致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