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纪轻的男生觉得女生会因为自己帅,

2020-03-18 08:24栏目:故事寓言
TAG:

现实版的小白菜 比起那些妖气重重的女生,龚薇真不像是艺术班的女生,她从来不化妆,总是素面朝天,只抹一点淡淡的乳液,坐在一堆黑色烟熏妆的女生中间,算是异类。而且,龚薇也没有破洞的裤子,烫不起爆炸头,她有个难堪的外号,叫小白菜,为什么呢?因为她总是穿一件白衬衫一条绿裤子,脸上又总是委屈的样子,活脱脱现实版的小白菜。更何况,龚薇还很节俭,在这年代,节俭可不算什么了不起的事,女生们都在比谁去了北京,谁去了香港,谁的衣服是新款,谁的包包更贵,龚薇却还穿着姐姐的绿裤子白衬衫,真是难看。 龚薇也和母亲闹过,可闹来闹去还是那样,父母都下岗了,生活都困难,哪还顾得上什么漂亮衣服。母亲最常说的话是,你可一定得考上好大学,不然钱都白花了。 念艺术班的学费很贵,更贵的是那些画纸和颜料,所以,龚薇总是在报纸上画画,别人笑话也只能这样。 龚薇没有朋友,更没有爱情,不是不想,每天做梦都梦见一个白马王子走过来,但一醒来,现实却是那么无奈。更何况,她也没有时间恋爱,她在打工,在校办工厂,每天两个小时,一小时十块钱,够她两天的生活费了。 当然也有全班同学一起去实习的时候,给做好的娃娃缝上眼睛这类简单的活儿,还是会有人做得不好,龚薇来帮忙,就会有人冷嘲热讽,她每天都做,当然做得好了。 龚薇听见会很难过。 她很希望这时候,有个男生站出来帮她,会希望有个人像偶像剧里演的那样,默默地喜欢她,在她最无助的时候,给她安慰。可又一想,就泄气了,自卑的、不漂亮的、功课不好的龚薇,怎么会有人喜欢呢? 黑暗里的偷吻 龚薇真的很自卑,旁边的女生都那么美,只有她那么平凡,一个人走路会低着头走得很快,碰见男生吹口哨,会吓得急忙逃走,又不大方又扫兴。 在校办工厂实习,也是一个人,旁边的同学都在聊天,她张张嘴想插句话,却发现根本插不进去,她们聊的明星,聊的衣服,聊的化妆品,她通通不知道。 她有点伤心,连灯光都不帮忙,忽闪了几下,突然就灭了。听说线路短路,正在修,但这并不妨碍同学们的好心情,大家还在火热地聊着天。龚薇走到最后面,坐在了那里。 四周都是黑暗,她听着她们的聊天,会微笑,但是突然,她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她被偷吻了一下。 就在她的右脸颊,被人轻轻柔柔地亲了一下。天哪,龚薇简直要害羞死了,她没有看清那个人的样子,在那一刻,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她只看见了一个黑影子闪了一下,就不见了。在那一闪的时候,他亲了她。她知道是个男生,因为看起来很高,她还想也许是个恶作剧,这样一想,就更委屈了。 灯在这时亮了起来,龚薇还是坐在最后面,红着脸,细细地看过班里的每一个男生,每一个都像是亲她的那个人,每一个又好像都不是。但还是有好消息,因为从同学们的脸上,龚薇看得出这不是玩笑,不然大家早就哄笑了,可到底是谁。 龚薇想,或许真的有个男生偷偷地喜欢自己也不一定。龚薇觉得很高兴。一切好像都和以前一样,但龚薇知道不一样了,她还是穿着绿裤子白衬衫,被大家喊着小白菜,还是那个自卑的功课不好的女生,但她的心里开出了小花,不高调,但很骄傲。 都是因为那个吻,让她备受鼓舞。可龚薇很想知道,他是谁?他是谁呢? 是陈建吗?一想,龚薇就打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怎么会是他呢,他那么帅,那么优秀,身边的女生络绎不绝,龚薇对他,也只是暗恋而已;没错,是暗恋,已经两年了,可是不敢表白。后来龚薇觉得是唐宁,龚薇觉得唐宁总是偷偷看她,而且,唐宁曾经说过,龚薇是个很特别的女生。说一个女生很特别,多少是有点喜欢吧。 吻了就是爱情 唐宁离龚薇心里的王子形象差远了,画画很好,但长得不好看,还有点傲气,龚薇向他请教的时候,爱理不理的,但龚薇不生气。 她觉得唐宁是和自己一样的人,越是喜欢一个人越是装作不喜欢;可是龚薇真的喜欢唐宁吗?她不知道,她只是觉得他吻了她,她很感激,要知道,一个孤单的女生是需要这样的鼓励的。更何况,平心而论,唐宁是个不错的男生。 已经有美院要破格录取他了,他的一幅画得了个全国大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龚薇有点丧气,她从来没对那样的好学校有过憧憬,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她要和他一样,所以,她要比以前更努力百倍。 夏天的画室很闷很热,龚薇流着汗不停地素描,原来真的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几个月过去,她竟然考了全班第三名。 龚薇第一次觉得大家喊她小白菜是充满了赞赏和喜爱。她也有朋友了,大家说她其实很有品位,白衬衫穿在身上很是与众不同,像极了文艺少女,而且,她笑起来,多么单纯。 龚薇还用自己打工的钱交了学费,这次没人再冷嘲热讽,都说她很厉害。连唐宁都这样说,说的时候,顺便握住了龚薇的手,说,我知道你总是偷看我,你是不是喜欢我。 龚薇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但她没有把自己的手抽回来,而是安心地让唐宁握着,分外妥帖。龚薇知道,自己对唐宁没有那么喜欢,她只是感激,感激他在她那么弱小的时候还能喜欢她。所以,龚薇和唐宁在一起了,一起吃饭,一起画画,一起去看电影,一起聊以后以及未来。 可是忍不住看陈建,他很消沉,龚薇听说他失恋了,被一个女生甩了。龚薇有点心疼还有点嫉妒,她很想安慰他,但找不到理由。 凌晨四点的生日祝福 龚薇是以全班第一名的成绩考上大学的,比唐宁的成绩还好,但她看红榜的时候,却没有注意唐宁,而是在寻找陈建。 陈建去了另外的城市,龚薇有点难过。 实际上整个一夏天,龚薇都很难过,她再也没办法每天看见陈建,再也没办法坐在他的身后,偷偷地画他。龚薇画了无数张陈建,整整两大本,有他不同的表情,不同的样子,他哪天穿哪件衣服,她记得清清楚楚。 她想把这些告诉他,又不敢。她听说,陈建过生日,要开生日聚会,可是她没有被邀请,也是,他们根本就没说过几句话,怎么会邀请她呢,可还是会伤心。 但她还是去了。订了个大蛋糕,上面写着生日快乐,只敢写这一句,在凌晨四点的时候,偷偷放在他家门口。 他家的门早上六点才打开,是他母亲出来取牛奶,一出来就喊他,让他看门口的那个蛋糕。龚薇躲在角落里,看见陈建穿着小花猫的睡衣,非常可爱,她笑了,她还看见他出门跑了几步四处张望了一下,又跑了回去,手里提着那个蛋糕,在说,是谁呢? 龚薇想,他可能永远也不知道是自己了。那天,她一直坐在离陈建家不远的地方,看着他邀请的人一个个地走进去,大多数是那些漂亮女生,拿着贵重的礼物,他们还一起去吃了饭,去唱了歌。 龚薇一直跟在后面,后来,她接到了唐宁的电话,问她有没有准备好,他们明天要一起去上大学。龚薇说,准备好了。她已经准备好跟陈建说再见了,而且,也许说完再见就再也不会见了。真是难过。 从来都没有如果 龚薇上了大学一个月后就跟唐宁分了手。是唐宁说出来的,他以飞快的速度追上了一个女生,就对龚薇说,我发现我没那么喜欢你。 龚薇哭了,问他,不喜欢我,还偷吻我?偷吻?唐宁有点莫名其妙,我没偷吻过你,没有。唐宁说完这句话,龚薇发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自己也没那么喜欢他,她还冲他潇洒地挥挥手,说再见。 龚薇想,幸好不是唐宁,幸好不是,因为她真的没办法喜欢上他。她心里还有小小的骄傲,也许那个偷吻自己的男生在等着自己也不一定。可他,是谁呢? 龚薇又想到了这个问题,一想到就觉得自己一定要去参加寒假的同学聚会不可,一定要找到他不可。大家并不知道龚薇和唐宁分手的消息,还开他们的玩笑,陈建坐在后面,一直沉默。后来大家都喝醉了,说了很多胡话,龚薇也是,说很感谢一个人,因为那个人,她才有了动力,才融入了大家,有了朋友。 龚薇眼睛有点湿润,她去天台上透气。她没想到陈建也跟了过来,站在她旁边,她的眼睛更湿润了,因为她刚才听见陈建说,已经和喜欢的女生在一起了。 陈建不好意思地笑笑,说你也很好啊,有唐宁。说完陈建沉默了一下,接着说,龚薇,其实我喜欢过你,我还在校办工厂停电的时候,偷吻过你呢。 龚薇愣在那里。陈建接着说,但我发现你喜欢的不是我,我又发现,我喜欢上了别的女生。龚薇的眼泪掉了下来。 陈建回去了,龚薇也回去了,她发现自己还能说笑,还能喝啤酒,只是眼睛有些红而已,但过一会儿就好了。就像爱情,也会好,可是,如果她知道当初偷吻她的人是陈建,那一切会不会有所不同。 但没有如果,从来就没有。

马木子:青春爱情写实小说作家。双鱼座女子,现居沈阳,养狗,热爱文字,内心很强大。这个故事是关于一个偷吻,关于青春时的自卑和不勇敢,虽然最后没有在一起,但是不后悔,只是有遗憾,因为偷吻自己的那个男生,自己也喜欢过,而且因为那个吻,让自己变得更好。

      很狗血的小电影,男女主15年后相遇,但所幸没有在一起,比初恋这点小事唯美些。
      这名字叫建筑学概论,其实就是一个从小约定造房子,长大历经沧桑后把房子造了的故事,各种波折。
不过,的确,把建筑给描写的美轮美奂,济州岛的海边房子,光看电影里面的海浪拍岸就觉得心旷神怡。
       两人相识于大学,很纯洁的爱恋,一堂课的缘,一学期的分。两个人心中都默认这份感情,女生等着男生说,男生却一直腼腆,后来没有在一起,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这个世界上高帅富在任何时期都是祸害,伤害的不仅仅是女生,也有男生。
      年纪轻的男生觉得女生会因为自己帅,有钱,会哄女孩子就会在一起。男生会因为自己的衣服是盗版而自卑,会假装自己家里有cd机,他希望女生知道跟着他很好。那个年纪的女生心里想要一个懂自己,关心自己的人,但是嘴上永远说的都是要一个可以买一栋小楼的爱人。
       男生年纪大一点了,或许有点小成功了,衣服不是盗版了,也有点小钱了,发现当年的行为是那么幼稚。学着大人,会了抽烟,但是当年一气之下踢坏的门却再也会不来了,就如当年的青春。女生也在变,当年觉得找个有钱的就好,但是发现后来还是在不了一起的还是没有办法在一起。
       时间是最好的老师,当年会去喜欢的不一定是那个最帅的,最有钱的,但是一定会是那个对自己最好的。同时时间也教会我们,有些人是用来错过的,用来怀念的。当年的年轻气盛,没有原因的发作,或许是太在乎才会那么苛求。两个人都是那么的自尊,觉得自己都是受害者,自尊到在以后的岁月中,不在相见。
      女生15年后去找男生,男生问,你怎么来找我,她说,我想来看看你过的好不好。是啊,你过的好不好,15年过去了,当年的青涩基本褪去,就像红酒一样,最后的浓醇透了出来。你过的好不好,你的生活怎么样,就像那首歌里那样,生活在同一个城市里,却总和陌生人相见,你在哪?
      男生一开始没有想起这个女人是谁,女生的脸色马上变了,之后掩饰的很好,毕竟年纪在那里。女生爱他没有比男生爱她少。当年,女生知道男生亲她,她当时醒了,但是又怕男生尴尬,睁开眼睛后还要装着刚醒来的样子,决定要自己尴尬来缓解他的尴尬,她知道男生不想让她知道他偷吻了她。不像高帅富一心想吻,一而再,再而三。
       男生最终履行了他的诺言,在他的未婚妻再三不允下,在稿子一改再改下,他给女生造了一套完美的房子。
       最后女生带着父亲去了新房子里,去开始新的生活。男生带着未婚妻,去了美国生活。即使他们都知道,她在与他分别的15年中依然念着他,他也依然念着她,留着当年的cd机和唱片。但是大家都长大了,知道有些事情是我们无力改变的,年纪都大了,都愿安于现状,不想做无益的改变,就让往事随风而去

广东快乐十分,1.现实版的小白菜

比起那些妖气重重的女生,龚薇真不像是艺术班的女生,她从来不化妆,总是素面朝天,只擦一点淡淡的乳液,坐在一堆黑色烟熏妆的女生中间,算是异类。而且,龚薇也不像90后,她没有破洞的裤子,烫不起爆炸头,她有个难堪的外号,叫小白菜,为什么呢?因为她总是穿一件白衬衫一条绿裤子,脸上又总是委屈的样子,活脱脱现实版的小白菜。更何况,龚薇还很节俭,在这年代,节俭可不算什么了不起的事,女生们都在比谁去了北京,谁去了香港,在比谁穿的衣服比较新款,谁的包包更贵,龚薇却还穿着姐姐的绿裤子白衬衫,真是难看。

龚薇也和母亲闹别扭,可闹来闹去还是那样,父母都下岗了,生活都困难,还顾得上什么漂亮衣服。母亲最常说的话是,你可一定得考上好大学,不然,钱都白花了。

念艺术班的学费很贵,更贵的是那些画纸和颜料,所以,龚薇总是在报纸上画,别人笑话也只能这样。

龚薇没有朋友,更没有爱情,不是不想,每天做梦做都梦见一个白马王子走过来,但一醒来,现实却是那么无奈。更何况,她也没有时间恋爱,她在打工,在校办工厂,每天两个小时,一小时十块钱,够她两天的生活费了。

当然也有全班同学一起去实习的时候,给做好的娃娃缝上眼睛这类简单的活,还是会有人做得不好,龚薇来帮忙,就会有人冷嘲热讽,她每天都做,当然做得好了。

龚薇听见会很难过。

她很希望这时候,有个男生站出来帮她,会希望有个人像偶像剧里演的那样,默默地喜欢她,在她最无助的时候,给她安慰。可又一想,就泄气了,自卑的,不漂亮的,功课不好的龚薇,怎么会有人喜欢呢?

2.黑暗里的偷吻

龚薇真的很自卑,旁边的女生都那么美,只有她那么平凡,一个人走路会低着头走得很快,碰见男生吹口哨,会吓得急忙逃走,又不大方又扫兴。

在校办工厂实习,也是一个人,旁边的同学都在聊天,她张张嘴想插句话,却发根本在插不进去,她们聊的明星,聊的衣服,聊的化妆品,她通通不知道。

她有点伤心,连灯光都不帮忙,忽闪了几下,突然就灭了,听说线路短路,正在修,但这并不妨碍同学们的好心情,大家还在火热地聊着天,龚薇走到最后面,坐在了那里。

四周都是黑暗,她听着她们的聊天,会微笑,但是突然,她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她被偷吻了一下。

就在她的右脸颊,被人轻轻柔柔地亲了一下。天哪,龚薇简直要害羞死了,她没有看清那个人的样子,在那一刻,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她只看见了一个黑影子闪了一下,就不见了。在那一闪的时候,他亲了她。她知道是个男生,因为看起来很高,她还想也许是个恶作剧,这样一想,就更委屈了。

灯在这时亮了起来,龚薇还是坐在最后面,红着脸,细细地看过班里的每一个男生,每一个都像是亲她的那个人,每一个又好像都不是。但还是有好消息,因为从同学们的脸上,龚薇看得出这不是玩笑,不然大家早就哄笑了,可到底是谁。

版权声明:本文由广东快乐十分发布于故事寓言,转载请注明出处:      年纪轻的男生觉得女生会因为自己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