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婆婆拉住娟,已定格在当年那片土地……

2020-01-12 05:02栏目:故事寓言
TAG:

岁月如梭,当知青下乡插队40多年过去了!我们从当年风华正茂、豆蔻年华的少男少女变成了退了休的老头老太太,走在街上已经被小孩子们叫做了爷爷婆婆,这不能不让人感叹时间流逝得太快! 我们知青这一代人总的来说是不幸的一代: 该读书的时候我们正闹着革命,知识被视做不屑一顾的废物而踩在自己狂热无知的脚下,斯文扫地带给了全民族的悲哀。 该长身体的时候我们喝着无油荤的盐水汤拌饭,春荒时以野果瓜菜充填自己饥饿的胃脘,柔弱的肩膀过早的承担起了成年人的重担,我们只能透支自己青春的身体,健康为此遭受损害。 该大展鸿图的时候我们中的很多人因为知识的匮乏、不得不从事相对简单的工作,领取不丰的薪金养家和抚育后代。 该为自己积蓄养老金的时候社会已跨入到飞速发展的年代,我们中的很多人又因为种种不争的现实,尴尬的跌落为下岗的群体,一度是那么的茫然和无奈。 青春已逝不复返!我们曾经失去过太多,但也有着可贵的收获:独特的经历磨练出我们勤俭朴实、吃苦耐劳、坚韧顽强的优良品质,让我们成为了不屈服于命运安排而终身拼搏的一代!在当今这个物质丰富的年代里,我们中很多人的生活过得并不算好:我们有过抱怨、但能够正视现实;我们有过失落、但能够及时清醒;我们有过痛苦、但能够自我疗伤。我们为共和国拨乱反正开创美好未来而付出了青春年华和毕生的奉献,我们是共和国历史上重要的章节,是共和国为之骄傲的一代! 随着时光的流逝,知识青年这个曾经牵动着千万家庭、铭刻在我们及父辈整整两代人心中让人牵肠挂肚的名词,正在渐渐地淡出现代人们的视线。让我们中很多人感到不安的是:在我们的后辈身上,那些我们经过磨练而引以为自豪的优良品质不太多见,透支消费、超前享受、月光族竟然成了他们推动时代进步的理由!他们不爱听那些陈年的旧事,啰嗦!是他们最常用的封口词。对此,我倒比较宽容:毕竟时代不一样了,我们那个年代物质的条件、感知的事物、思维的方式都同现在的年代有了天壤之别。两个时代的东西不能简单的完全叠加,这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代沟吧!值得欣慰的是我们的后辈比我们幸福,这得益于我们的党、得益于我们日益强大富足的祖国。我们将再也不会有父辈们永存心间的对后辈的亏欠和愧疚! 看看现在,想想过去。这些年来,吃的东西丰富又丰富,真可谓应有尽有。但望着这些美味佳肴总是感慨万分,忍不住想想当年,上山下乡时的一次精美而别具一格的盛宴,格外值得回味。 娟是我在学校宣传队认识的朋友,我的笛她的舞在全校闻名。她落户在离我五十多公里一个公社,那天,她来到了我们生产队,说是开养蚕推广会路过这里,顺便来看看我。我惊喜过后,瞬间便转换成如何招待她的忧愁了。那个年代除了清风明月不用钱买,什么都在计划,一个穷知青拿什么招待呀! 她来到知青屋,我忙坐到锅下烧茶,她抢过火剪夹起搯草,说:我来吧!好些天了,未听到笛声子。吹一个吧!我忙卖弄精神,立即吹了曲《欢乐颂》,她听了连忙拍手:好听,漂亮,听你吹笛,比吃什么、喝什么都开心呢!你别为招待我发愁! 隔壁张二嫂送来几个鸡蛋,说:难得来的稀客,实在拿不出什么,蛋是家里鸡刚下的。 想起我的自留地里还有得意杰作,便拉着娟走出小屋。村庄里,屋前、院内的栀子花、槐花全开了,花香沁人心脾,路过村口刘婆婆家,刘婆婆拉住娟,硬是摘了一大捧栀子花送给她,说花样姑娘应戴好花,娟欢谢不止。来到菜园,只见我种的一块瓢儿白菜绿茵茵,肥嫩嫩的长得欢,几窝韭菜水灵灵的。我忙割下韭菜,砍了几窝瓢儿白菜。 我带着娟,又来到老队长家,门大开着,无人。我在院门后取出一支钓竿,在米缸抓了一把米,在院里找到一把锹,到屋后挖了些红蚯蚓,提上鱼篓,找到村后一口荷叶塘。远远近近,布谷鸟、斑鸠、鹧鸪、画眉交替啼鸣。天蓝如水,四周静谧,什么地方还有蜜蜂嗡嗡吟吟。 我们坐在一棵槐荫树下,在荷叶间隙撒了把米,这钓竿是根原始的竹子,钓线粗,钩子也特大,心想,这样一个水塘怕难有收获。真是的,那天钓运奇佳,那鱼钩一下水,浮子便吹气似地在上漂,有时,浮子根本未下水,鱼便在水半腰接钩了。一顿饭功夫,便已钓上了十几条鲫鱼,都在半斤上下。我告知娟秘密,这是老队长家暗自放养的野鱼塘,他家老少三代,在别处捉到的鱼,全放在这,他让我来的,别人不知道。娟一听,忙将鱼篓里的鱼,一条条放回塘,只留下两条。 那天中午,一个锅上,一个锅下,幸福溢满心胸。我与娟吃了一顿丰美异常的午餐,虽只三个菜,但足以称宴!鱼是用村里自制的豆酱清蒸的,满肚籽,麻辣蒜酱葱花,味道奇鲜;鸡蛋炒韭菜,那香味扑鼻;清水煮瓢儿白菜,颜色碧绿鲜嫩,口感极佳。三个菜,色,香,味全,说来惭愧,我意一口气吃了四碗饭。饭后,娟说:谢谢你的四菜一汤。我说:哪来这些?她说:刘婆婆的栀子花,也是一道 菜。你的笛声,是人生的甘露、爱与美的清泉,胜过银耳人参汤,我会永远饮用它! 一晃几十年了,那顿鱼宴美餐,始终珍存我的记忆中,胜过世上一切佳肴。 社会在进步,时代在发展,岁月在流逝,再过二十年,我们也就成为了历史。多想再回到年轻时代!多想重新细细的品味那懵懂的情感和青春的气息,因为青春在人生的旅途之中过于短暂,即使这青春有过苦痛但它仍然不失美好! 作者:山今远强

记忆,定格在那片土地,阔别四十多年,来到曾经属于我们的那片土地,满目疮痍,荒草丛生,残垣断壁。知青那些年真的就如同眼前吗?可我们却魂牵梦萦难以忘却。记忆,已定格在当年那片土地……

广东快乐十分 1

千年过往,百年沧桑。哪一代华夏儿女,没有历尽磨难,没有苦闷彷徨。百废待兴的共和国,更需我辈不惧荆棘奔向远方。上山下乡,史无前列浩浩荡荡。到农村,到边疆,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奏一曲黄钟大吕,和时代之弦,续生命交响。

夏娟:于我这样的90后而言,新中国成立70年来的发展史既陌生又熟悉,很多重大事件的画面和记忆都来源于书本、影视和祖辈父辈的故事。尽管我们没有祖辈建立新中国的记忆,不像父辈是改革开放的见证者,但我们是幸运的,因为我们出生即遇上最好的时代,一个我们祖辈父辈用尽一生拼搏而来的时代。正是因为有了他们,我们的祖国才成就了今天的辉煌。

追逐着东升的太阳,来到知青农场。欢迎的锣鼓,声震四方。双目透着新奇,面颊闪烁着兴奋光芒。新的家园,绿篱环绕,红砖瓦房排成行。水塔、电灯,礼堂、厨房、篮球场。仰望蓝天,初成的雏鹰,张开未丰盈的翅膀,在广阔天地翱翔。

王曾晖:作为改革开放的同龄人,我有幸与祖国的飞速发展共同成长,目睹并经历着祖国日新月异的变化。我们比祖辈父辈幸运,充分打开的国门,让一代代年轻人有更多机会走出去,到外面的世界去学习、去开拓、去经历;国家的高速发展,为学有所成的海外学子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施展自己才干、实现自己理想的巨大舞台。而我们今天能够有机会超越我们的祖辈父辈,最应该感谢的,恰恰就是他们。

十六七岁的我们,柔弱的身板,稚嫩的肩膀,从无数个第一启航,走向成熟,不再迷茫。第一次锄禾,麦苗倒下,杂草依旧倔强生长。夜深人静,抚摸着手上的血泡,泪水濡湿面庞。第一次割麦,划破手指,鲜血染红了衣裳。第一次扬场,麦壳簇拥着麦粒不愿离场。不知多少个第一次,伴我们成长,把我们淬炼成钢。

保卫者与开拓者

几许泪滴,无怨无悔;几多悲苍,慷慨激昂。生长在那个年代的青年,哪有怨愤,视困苦磨难为平常。今日之泥丸,怎比父辈,浴血奋争战死沙场。精神之盛,壮我民族之强。西方列国,也只能退缩观望,把希望寄托在第三、四代身上。

夏娟:在儿时的记忆里,我的祖国,就是千千万万和我爷爷一样的保卫者。

广东快乐十分,奋斗中的艰难,怎可把前进的脚步阻挡。一步步走来我们越挫越强。抢收中的苦、累、忙,我们一肩扛。才放下银镰,刚把汗水浸透的衣衫挂墙上。一声闷雷,在耳畔炸响。暴风雨就要来了,怎能让大半年的辛苦泡汤。

国庆阅兵仪式上,满载老战士的彩车经过天安门广场时,看到他们敬礼的那一瞬间,我和爸爸对视一笑,却都看见了彼此眼中的泪水。是啊,如果爷爷还在,今年应该87岁了,看到他曾为之浴血奋战的祖国如今这般强大,我相信他也会跟我们一起流泪,那一定是光荣的泪、欣慰的泪、骄傲的泪。正是当年像爷爷这样千千万万老一辈共和国保卫者们的浴血奋战,我们才迎来了今天的国泰民安。

黑云翻滚,风狂尘扬,知青们忘了疲惫,从四面八方跑向晒场。铁斗飞舞,碰撞着麦粒沙沙响。一百二十斤的长筒布袋,飞上小伙赤裸的肩膀。女知青,也毫不畏惧,挺直腰板把粮袋扛。一队队,一趟趟,穿梭在通往粮仓的路上……

爷爷年少从军,虽没接受高等教育,但却在我的生命里早早种下了求学和远行的种子。新中国成立后,爷爷和他的3个兄弟还参加了抗美援朝,退役后又拿起锄头和镰刀,过上了简单的田园生活。小时候不懂事,在爷爷膝前打闹,偶尔会打趣爷爷身上大大小小的包和伤疤。之后逐渐懂事了,爷爷会跟我讲那些包和伤疤背后的故事,讲他怎样在敌人的枪林弹雨中坚持下来,讲医生从他身体里取子弹时惊讶于他的坚强,又是怎样在奶奶的照顾下战胜了一系列战争后遗症,回归田园。

多少次抢收晒场,多少回使出洪荒力量。弯腰收割,忍着腰疼挥动银镰;搂散麦,耐着腿僵在麦茬地里来回趟;锄草积肥,汗水顺着脸颊洒落地上;寒冬劳作,手脚皴裂长冻疮。我们不再落泪,也不彷徨。意志在苦中磨练,青春在磨练中绽放。

仍然记得那是高考前两个月的一天,一直都被蒙在鼓里的我被冲进教室的父母拉进车里带到医院。病床前,爷爷示意我拿出枕头底下的一支笔并让我靠近他,他用最后一点力气说:“好好走读书这条路,你永远是爷爷的骄傲。”据母亲说,那支笔是爷爷唯一带到医院的东西。从那以后,我最坚定的两个想法就是:一定要像爷爷希望的,好好将读书这条路走下去,才能实现更大的理想;一定要像爷爷一样,以后不管去多远的地方,都要回到祖国。

品尝丰收喜悦个个兴高采烈心飞扬。在这片土地上,辛勤的汗水浇灌出八百亩粮仓。青春的双手,养活了自己,还把余粮送进国库备灾荒。我们的农场,如同军旅,班长、排长、连长,个个是吃苦耐劳的好榜样。高耸的烟囱,暮送晚霞,晨迎曙光。蔬菜瓜果自己种,鸡羊成群饭菜飘香。墙报、水塔下,球场、晚会上,知青们欢声笑语把歌唱。

王曾晖:在儿时的记忆里,我的祖国,就是千千万万和我外祖父一样的开拓者。

四季轮回,春来秋往。我们逐渐成熟,顽强成长。风吹雨打练就一双坚韧的翅膀;酷暑寒冬打造出宽厚的胸膛。伸出双手,长满的老茧,告诉你曾经的雪雨风霜。黝黑的面颊,讲述着烈日下的奔忙。苦累中学会思考,风云变换中寻找人生的方向。不能自怨自艾,只有跟随时代昂扬向上。

今年国庆前夕,我有幸来到中国西部科技创新港,作为西安交通大学“二次西迁”后首场“周惠久材料高峰论坛”的主讲嘉宾,为西安交大的师生们介绍我的科研工作,同时分享我家长辈的“西迁”故事。

站在晒场,仰望满天星斗,思索着曾经的过往。这片热土啊,是今生值得拥抱的地方。那些苦与累,痛与伤,都将成为今世走出困境的绝世良方。

我的外祖父在新中国成立初期就是交通大学的老师。1956年,外祖父母和成百上千的交大师生一起迁往西安;在交大教书育人数十载,退休后才回到上海。我小时候每次从上海去西安探望外祖父母,都要坐好久好久的火车。那时的我想,如果将来火车可以跑得快点,如果长大了能够坐上飞机,我就可以经常来找他们玩了。

版权声明:本文由广东快乐十分发布于故事寓言,转载请注明出处:刘婆婆拉住娟,已定格在当年那片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