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公园,  大寨人共同的记忆

2019-11-30 23:25栏目:古典文学
TAG:

苗武军白续宏张谦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首播:CCTV-1 1月28日 19:38  重播:CCTV-1 1月29日 06:10  CCTV-新闻 1月29日 01:45  CCTV-新闻 1月29日 05:30

第一个女党员,第一任妇女主任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森林公园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焦点访谈):1964年是农历甲辰年,在这个龙年春节到来前,《人民日报》刊发了一篇通讯。这篇报道发表后,山西省昔阳县一个普通的小山村,被越来越多的人们所知晓,逐渐成为了全国农业的一面旗帜。这个后来闻名全国的村子,就是大寨。

我父亲是从山东逃荒到大寨的,我1930年阴历十月廿八出生在大寨。家里穷,吃了上顿没下顿,十来岁时我就到有钱人家当使唤丫头。当时贾进财也在这家干活,他从小没了爹娘,就在这个二奶奶家长大、当长工。我13岁那年,他叔做主给了我家一石玉茭,父母就把我许配给了比我大20岁的贾进财,他家又用一斗米把我娶过门。1945年共产党在解放区搞土改,我俩才有了出头之日。

发表于 2004-06-10 10:07

对于大寨,凡是经历过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人,可以说无人不晓。1964年,伟大领袖发出"农业学大寨"的号召,从此整个世界都知道了大寨这个名字。时隔30年,来到了大寨,登上虎头山,俯瞰狼窝掌,注目那些别墅式的新居,内心隐约泛起许多感慨。 大寨位于山西省昔阳县,是太行山西侧、黄土高原边缘的一个山村,因宋朝军队在此扎大寨而得名。 其实,大寨并不大,也不特别,60年代时,不过是荒山上58户人家的山村。村里的山地在一个叫狼窝掌的山沟里,无雨则旱,有雨成灾,村民生活很苦。五十年代中期,一个叫陈永贵的人,带领村里人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整山治水,致力于农业生产。1963年一场洪水,把村里220多间的房屋冲倒190多间,70多户人家失去住所,同时也冲毁了山田。面对这番景象,陈永贵不信邪,带领乡亲们盖房子,修梯田。谁知第二年又来了一场洪水,再次把梯田冲毁了。大寨人不服气,改进了梯田的结构,增强了抗御洪水的能力,第三年的洪水再也没有损坏大寨人的梯田。他们继续引水浇灌,整治山田,粮食产量达到一个较高的水平。大寨人就是这样,用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团结互助的精神,塑造了一个时代的民族精神。 不仅如此,大寨还是毛泽东农业思想的实践者。在与大自然的抗争中,毛泽东看到农业发展的依靠和动力,并且从陈永贵在劳动中领导生产,看到了拒腐防变的希望。大寨成为一面旗帜后,陈永贵和他领导的人,继续忠实地实践着毛泽东思想,积极组织合作社,发展集体经济,搞农田水利建设,实现农业机械化。那个时代的人们,都有一种博大的世界心怀,要为人类发展做贡献。陈永贵,这位后来拿工分的副总理曾经说过,"站在虎头山,眼望天安门,胸怀全世界。" 踏上大寨的土地,有一种说不清的心情。大寨那片青色的房舍依然存在,也有人居住,不过那房舍更像是历史的遗迹。穿过大寨村,沿着村后的小路上山,目中所闪过的景象,似乎是拼凑的记忆。那条曾经撒满大寨精神的山石路,已经铺上平展的柏油路面,可以把大巴车开到山半腰。眼目中的大寨,已经不再是整齐的梯田,昔日虎头山光秃的山坡,已经被浓郁的树木所遮盖,150多种茂密的树木,得来了"森林公园"的美誉。 不管怎么变,大寨毕竟是一个山村,而且是乡土气息很浓的地方。在这里,绝没有因为大寨曾经名噪一时而改变了传统的纯朴,找不到丝毫的洋气。尽管大寨人住上了别墅,但房舍间、田园上、话语中,仍是最普通的山乡风情。 6公里长的环山路掩藏在茂密的树木之中。寻路而上,回顾四处,处处可以感受到曾有的辉煌。半山路边有一处六角碑亭,树立着一块碑刻,这就是周总理纪念碑,记载着周恩来三次登上虎头山的情景。据说眼下郁郁葱葱的山色,就是按照周恩来的指示绿化的。这里还留下过叶剑英、邓小平、李先念等许多人的足迹。郭沫若先生的骨灰也撒在虎头山上,山顶也有他的纪念碑。还有,曾在中央工作了八年并任职副总理的陈永贵,就安葬在虎头山上,以他独特的人生经历,展示着曾经的风采。从1964年到1978年,这里累计有134个国家和地区的960万人来参观,而今每年仍接待20万来客。 还清楚地记着,30年前父亲曾经来过这里,回家后介绍了大寨人战天斗地的事迹,让我对大寨也有向往。改革开放以后,这里好像被人遗忘了,极少有人再提及大寨,那个寻访的念头也淡漠了。而今来到大寨,一下子唤醒了早年的憧憬,一切都回到了过去,倍感亲切。 经过大寨人的努力,原来的"七沟八梁一面坡"改造的梯田已经不在,而名扬天下的"大寨田"多数已成为林场,以貌得名的"虎头山"和因狼出没而被称之为"狼窝掌"的地方,已经成为显现精神的载体。大寨人不再是黄土的耕耘者,工商业发展初具规模,只有大寨精神依然根植在这里,而这精神曾在整整十五年里,激励着中国人不懈奋斗。 感怀大寨变迁,追忆大寨精神,回味当时的中国,不能不为那个时代的壮举所感染。我们不必从现在的角度去评判大寨,就如多少年以后也不能脱离现在的处境评说今天一样。但是有一点,不管在什么时代,什么条件下,社会都需要一种鲜明的时代精神。大寨就是一个代表。 或许30年以后,也许用不了那么久,当我们的后代再到大寨的时候,他们根本不会理解这里为何曾有那样的激情,对战天斗地也不得其解,眼目中不过是一个极其普通的山寨。这就是时代的差异。他们哪能体会到,这景色之下蕴藏的是曾经影响整个中国的热情,今天回想起来,依然能感受到那火热情怀。 (2004年5月23日)

广东快乐十分,  大寨人共同的记忆:大灾之后的春节还能吃上白面饺子

我是大寨的第一个女共产党员。秘密入的党,连丈夫都不知道。那是1947年10月的一天,负责大寨片区党组织活动的共产党员邢玉琴悄悄找到我,问我愿不愿意加入共产党。当时我才17岁,不太清楚共产党是干什么的,她就给讲,“共产党是为穷人打天下的,是打坏人、解放穷人的,只有穷人才能入党”。我小时候听说过不少游击队的事儿,也明白不少道理,一听共产党是救穷人的,就很坚定地回答说:“我愿意加入!”那时党员的候补期只有半个月。这样,半个月后我就入了党,成了大寨村的第一个女党员。入党第一次参加组织活动时,我才发现老贾已是党员了,心里一直觉得好笑,但同时也有一种神圣的感觉,这不就是党的组织纪律吗?自己入党不是也没告他吗?

  1964年春节前三天,大寨,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山西小山村上了《人民日报》的头版。从此,大寨这个名字被越来越多的人们所熟知。而让人们记忆深刻还有一群大寨人的形象。

入党不久,我就当了大寨妇救会主任,是村里第一任妇女主任。当上干部后我把心思全部放在工作上,样样事情都走在前头。为支援前线,我组织妇女动员丈夫、儿子参军上前线;为填补男人们走后出现的劳动力不足,我又组织妇女参加生产劳动,带领妇女做军鞋、送公粮、支援前线作战。

  这里面有宋立英,时年34岁,是大寨村的妇女主任;郭凤莲,时年17岁,是大寨铁姑娘队的队长;还有贾新文……她们对于那年春节共同的记忆是:吃上了白面饺子。

过去大寨的妇女很少下地干活,为把姐妹们从锅台、磨台、炕台前解放出来,我组织村里年纪较大的妇女办起了托儿所,让她们在家照看孩子,这样一来,年轻妇女就可以放心地走到生产第一线。

  对于大寨人来说,在1964年的春节能吃上白面饺子是件很了不起的事情。1963年,大寨遭遇了一场特大洪水灾害,大寨人不等不靠,靠自己的双手恢复生产,重建家园,当年产粮42万斤,不仅留足了300多人的口粮,还卖给国家24万斤公粮。全村人也在那个大灾之年后的春节吃上了白面饺子。

我有4个孩子,但这并没妨碍我工作,不但要下地干活,一有空还要东家走走、西家转转。每个妇女家情况我都熟悉,谁家婆媳不和了,要去劝解;谁家两口子吵架了,要去说合;谁家有吃奶的娃娃,到了时间,我就督促在田间劳动的妇女回去喂奶。天一下雨,群众往家里跑,干部往地里跑老贾1946年入党,他是大寨第一任党支部书记,一开始叫政治主任。1948年,他介绍陈永贵入党,三次让贤,去找了县委书记几趟,硬是把支部书记让给陈永贵,自己当副书记。后来我作为妇女主任也成了支委,一直跟老贾、老陈他们一起工作。

  位于山西晋中昔阳县的大寨村,地理条件非常恶劣,七沟八梁一面坡,土薄石头多,近800亩土地被分割成4700多块,粮食亩产不足百斤。但大寨人经过十年的奋斗,三战第一大沟---狼窝掌,到了1964年硬是把七沟八梁一面坡改造成亩产超过700斤的高产良田。而十年造地大寨人几乎没有冬闲的时间,其中的艰辛是难以想象的。有的人白天开山劈石,手被震裂出血,晚上回家用针线缝上,第二天再接着干。而干完活吃冰渣饭更是经常事。

版权声明:本文由广东快乐十分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森林公园,  大寨人共同的记忆